Makenzie_W

我的青春 爱到奋不顾身

Me:

【哥蛇】恶作剧  微信体
(与其他篇无关)
喜欢的求赞~

【杨洋】【夜不能魅】参商 01

清秋锁霖:

01


东海夜宴,普天同庆。


东海水君喜得麟儿,得意非常,特地翻烂了黄历寻了个好日子,广撒请帖遍邀诸仙前往东海赴宴。又向天君告假,亲自安排宴会大小事宜,上至天宫,远至八荒,无一遗漏。


此时恰逢人间三月,春寒渐褪,九重天太子夜华正携幼子阿离游历东荒,因念着带阿离长些阅历,收到请柬略一思量便顺路前来庆贺一番。


夜华牵着阿离一进东海半空,便见仙气缭绕,祥云朵朵,四海八荒的诸仙应是到齐了。进入水晶宫更是觉得明亮非常,松石铺路,白玉雕栏,珠翠满枝,连着路边的青荇珊瑚都透着几分灵气。世人皆谓东海百世长安,可见是个福气充盈的宝地了。


待到入了大殿,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断,又有一众美貌舞姬轻歌曼舞,端的是与人间富贵之处所差无几。见夜华入席,各路大小神仙也难免坐不住,有些小仙不敢上前,一双眼睛却也不住瞟向这边;自然也有各路神仙寻着各种理由三三两两前来敬酒,不免寒暄一番。


夜华虽不耐此种情形,却也不好脱身,只浅浅应付几句。阿离年幼贪玩,在这大殿里,周围都是些无趣的老神仙,自然是坐不住的。夜华这边酒过一巡,回头却不知阿离溜到哪里去了。


夜华素知阿离孩童心性,何况东海一向安稳,阿离又有天族神器傍身,自然是不怕出了什么纰漏的,只是借此寻了个理由避开席间蠢蠢欲动的众仙们,起身出殿。


却说阿离见席间无趣,百无聊赖,便一人溜出大殿,到这东海的后花园玩耍。方才随父君来时便见园中春和景明,烟云锦绣,不免心动。左顾右盼也走了好一段路,想着出来有一段时间了,便欲先回去,转头便见园内假山后一抹白衣晃过。


原本东海盛宴的日子,仙人集聚不说,海里的小鱼小虾也总有过来偷偷观望的,园中有人算不得稀奇。只是阿离不知为何,不自觉地便想跟上去瞧瞧那人是谁。不料没跟上几步便被那人发现,那人转身,身着紫色内衬,外套雪白绣纱袍,银灰色长发松松系在脑后,留下两缕发丝在鬓边垂下,映衬着一双桃花眼,眼底却是一片淡漠凉薄。


阿离呆呆看着眼前人的时候,冷月心也在上下打量着这个头上总了两个角、身着墨绿锦袍的小团子。团子衣着华贵,年纪虽小,举手投足却自带一种风范。今日东海大摆筵宴,想必是哪位仙君之子也未可知。


心思一转,想到自己趁宴席之际潜入东海的目的,不宜惊动他人,便也不欲与眼前的一个小团子多做周旋,转身欲走,身后却已然站了一位玄衣男子。


男子发冠高束,玄衣上花纹繁复,腰中一把幽蓝色的佩剑,刻着龙纹。传闻天族太子夜华剑术了得,佩剑名“青冥”,倾慕他的神仙们谓之“青冥既出,九州失色”。想来眼前人正是这位太子夜华了。只是,不知为何,他与这位天族太子应是从未相见,这一瞬却有一丝异样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父君!”阿离也看到了夜华的身影,跑了过去。夜华一手牵过阿离,心中却也讶异。此人身染人间烟火而又修为甚高,周身气息应属妖族,此时不该出现在这东海宴席之上,又不知他故意敛了声息潜入东海所为何事。


冷月心这边自觉有了麻烦,眼睛眯了眯,心里盘算着如何脱身。夜华虽只有五万岁,但天资过人又勤奋,两万岁便渡劫修成上神,修为不可小觑,硬碰硬打出去是没有可能的。心下想着却已有了主意,手里捏了个诀身形顿退,一时间已是移出一大段。


夜华未曾料到此人如此便想直接离开,也随即跟上,并非要为东海水君擒住形迹可疑之人,不过直觉告诉他不能这样让眼前人走掉。


两人在园中行进,皆有意匿了行迹,虽在暗中较量却连水纹也不曾波动半分。但冷月心到底不如已是上神修为的夜华气息稳固,头次暗探东海,对这曲径通幽的园子也不甚了解,七拐八拐便不知往哪里去了,只得停下转身,面对后面显然未尽全力好整以暇的人。


“太子殿下真是好兴致,如此良辰美景不去席间饮美酒赏佳人,倒与在下在这里虚耗光阴,岂不是辜负主人家一番美意,未免失礼。”


夜华微微一笑,并未诧异此人竟然一眼认出自己,“夜华不比阁下,逛花园逛得如此之快,倒才真是辜负了这一番盛景。只是不知阁下是何人,不请自来,难道竟是礼数周全?”


冷月心冷哼一声,“我是何人不劳太子殿下费心,若是太子殿下觉得我可疑想捉了我去卖东海水君人情在下也无话可说。”


冷月心费心挑了个好时机潜入东海自然是不愿如此暴露行迹,只是一来此时情景所迫,自己断然是无法从夜华手上逃脱,确是无可奈何;二来他心里隐约觉得夜华并不会真的如他所言卖了他承东海水君一个人情,否则不必故意随自己敛去声息暗中较劲。


果然夜华闻言未动,只是浅笑如前,“阁下不要误会,夜华并未想过对阁下不利,只是好奇这东海究竟有何神奇之处能吸引阁下?”


“东海不神奇,神奇的是这遗落在东海的‘明珠’”,冷月心心里暗想,却也不能对夜华直言,只能避开问题,“我来这东海的目的并不重要,太子殿下既然不打算为难在下,便就此别过。”说着转身欲走,却被夜华拦住。


“太子殿下这是准备食言?”冷月心有些愠怒。


“自然不会,”夜华缓声道,“只是今日能在这东海与阁下相遇也属有缘,阁下既知我是何人,夜华却不知阁下姓名?”


冷月心听完却是微哂,“太子殿下既然相信因缘之说,那能否得知在下姓名便也听凭因缘吧,岂可强求?”


夜华还欲说些什么,突然面色一变,一把将冷月心推出“快走!”。冷月心一凝神也发觉几股气息临近,看来来人众多,不知所为何事,但不管所为何事,他都不宜久留于此,虽是此次无功而返也好过被人发觉,于是顺着夜华所指的方向敛了声息匿了行迹遁走了。


等察觉到冷月心已然走远,夜华转头便见东海水君带人前来,原来是看夜华和阿离久去未归便带人来巡。夜华正心下诧异,不知这东海水君为何如此紧张,水君便自顾自往下说,近日不知为何,总有形迹可疑之人出入东海,不过都是些修为不高的小精怪居多,被捉到也只说自己贪玩迷路,却不知如何会有这么多“迷路”发生,平日就已开始注意了,这次各路神仙齐聚,太子也带着小天孙前来,自然更加谨慎,见天孙不见,太子出去寻找也久久不归便带上人找了出来。


夜华只道阿离年幼贪玩,一时被这东海美景吸引,他们父子二人便在园子里转转。东海水君见两人无事也是松了口气,复又引二人回殿中继续饮宴。


夜华坐在殿中,心中思量着方才东海水君说的话。自己刚刚遇到的那人可并非东海水君口中所说的“修为不高的小精怪”,若他与之前那些精怪真的是一路,那他们数次暗探东海到底是要做什么?东海素来是个福地,百世长安也并非虚话,虽不知为何,如此看来,这份安稳怕是难以继续了。


夜华如此想着,心中倒有些闷闷的压抑,希望他们不是包藏祸心。虽然他确定自己从未见过今日那妖族之人,但总觉他有几分熟悉,甚至给他的感觉有几分像先夫人素素,虽然因着诛仙台的缘故,以前的那段记忆他也已经很模糊了,但莫名,不想与他为敌。



#贺红#好喜欢这种平淡生活阿

mika_yuki:

一家四口带条狗。


大家520快乐吗💗